天渐渐黑了,小岳一行五人终于到达了车站。虽然车站是很破旧,

时间:2019-08-08 03:50:00来源:久久发彩票开元棋牌 作者:无形小编 阅读:90次
 

黑岳

天渐渐黑了,小岳一行五人终于到达了车站。

虽然车站是很破旧,但对于他们来说已经是种奢侈了。

本来说好的徒步旅行,却因为有人打退堂鼓,只好走很多山路来到这里。

“张龙你看不到林雪现在有多虚弱,你不能帮他多拿些行李吗”小岳压抑着怒火说道。

“我没事,我可以的,马上就到了”林雪说着将背包又背在肩上。

“我来吧”陈欣一把把林雪的包拎在手里。

“就进站了就别计较这么多了,我去买车票”王翠翠知道小岳和张龙心里都窝着火便去买车票去了。

售票庭里黑漆漆的,只有售票窗口有光散出来。

一进门一股腐臭的味道迎面扑来,王翠翠呛到的差点晕过去了。

这种味道她从来没闻过,像死猫死狗腐烂后发出的味道,不过这味道比那能烈不知多少倍。

王翠翠是农村里的孩子,乡村间的死猫死狗多了,这种味道真是让人无法忍受。

她捂着口鼻来到售票窗口,透过窗口看进去里面空荡荡的,脱落的墙壁像时间的字迹让耿直的王翠翠不寒而栗。

“有人吗”没有如何反映像话掉落在另一个空间里。

“有人吗”王翠翠有气无力的又喊了一声。

“吱……”,她急忙向门看去只见一个中年的妇人,双眼无光表情呆滞的从黑暗里走出来。

“你……你好,我买回家的车票”王翠翠害怕的说道。

“家?”售票人说话语气像临死前的叹息。

“是……是的,麻烦你了”王翠翠哆嗦着将钱和身份证递过去。

“滋……滋”车票像不愿离开似的。

“家”,在拿车票时,售票人抓着车票不放手,在挣扎几秒钟后王翠翠一着急,车票险些抢烂了。

小岳他们站在车站门前等了好久不见她回来。

“这车站怎么这样冷清啊”林雪恢复些体力说道。

“就是这一路走上来不见有车向这里来过,自从这个方向有车站的标志时,像是渐渐离开我们熟悉的生活似的,心里总感觉不安”陈欣无奈的说道。

“在走向这条路的岔口旁边有一户人家,一个老伯直盯着我们看像是有什么话说”小岳看了眼周围只有几盏泛黄的灯,似乎在证明它能给你光明。

“怎么王翠翠还不回来”说完就见她急匆匆的赶回来。

“我们快走吧”王翠翠说着就要离开。

“怎么了”他们根上来问道。

“这里不是人待的地方,我们快点走吧”。

“怎么了,你快说说啊”张龙着急的问。

“我刚才买车票,感觉害怕死了。

继续留在这里会出事的”王翠翠焦急的说道。

“可天已经黑了,山里路不好走,我看不如就在这里等到车进站就离开吧,期间我们都在一起不离不弃好吗”林雪提着身体说道。

众人相互看看觉得她说的有道理就一同走进了车站。

候车厅不大两排的座椅就几个人等车。

除了前排的座椅有灯光外,其他地方都黑呼呼。

他们来到前排坐下,小岳扶着林雪坐坐在身边。

王翠翠小心翼翼的坐在林雪旁边,陈欣挨着小岳坐着,后面坐的是张龙。

小岳用手贴在林雪的额上并说道:“你不会发烧了吧”。

“我没事,就是有点渴”。

小岳拿背包里的一瓶水递给了她。

“我们吃些东西吧,陈欣你把背包里的食物发给大家”。

“嗯”陈欣应声道。

看看时间已经八点了,这里更安静了,甚至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声。

王翠翠心里更觉得隐隐不安起来,她非常焦急的等待时间的流逝。

先前的人坐在那里一动不动,面无表情的直直的看着前方。

忽然王翠翠后面的一个人,用手在脸上挠了几下,只见皮肤都烂掉了,而且撕下的烂皮肤还在手指家撮着。

王翠翠看在眼里反在胃里,刚吃的东西差点就给吐了出来。

她急忙碰下林雪,林雪一转脸看到那个人正在咀嚼自己的烂皮肤。

“啊……”林雪一头跌在小岳怀里。

它微微抬起头,面无表情只静静的用一双黑洞洞的眼睛看着他们,另几个人也这样看着他们。

此时他们才发现其他的人也和他一样。

“快坐下”张龙急切的说道。

“陈欣呢”小岳问张龙。

“他说肚子痛要去厕所,现在还没回来”。

小岳用余光看到那些人又恢复以前的姿势就说:“张龙你在这配她们一刻都别离开,我去找陈欣”。

王翠翠上来扶着林雪,小岳急步去找陈欣。

陈欣刚吃完东西觉得肚子痛需要上厕所,虽说厕所方向的灯光很暗给人几分恐惧感。

但对于一个特别想上厕所的人来说,生理的需要永远战胜恐惧。

陈欣在厕所里舒服了一番,他拿出手机查看这座车站。

网页一打开他倒吸一口凉气,瞬时自己身处一个不属于他们的空间里。

网上说这座车站五年前毁于一场大火,后来政府出资重建不知什么原因,到这里工作的人第二天就辞职走掉了,因此车站渐渐荒废掉了,来往的火车都不停站。

看到这里提起裤子就要冲出去,就在冲出厕所的瞬间他看到一个穿着破旧衣服的工作人员,在照镜子梳顺自己的头发。

镜子里反映出它的面部,皮肤干的掉皮,黑洞洞的眼睛似乎在看身后的陈欣。

就在这时小岳闯了进来,抓住陈欣的胳膊就向外跑去。

他们看到小岳和陈欣回来了,就拿起行李准备离开。

就在这时听到喧闹起来接着它们就走进站里。

它们陆续在座椅上坐下,将自己的行李放在脚旁。

有站着在聊天,有来回走动的俨然是车站在正常运行。

他们刚走到门前,刚才在梳头发的工作人员将他们拦下。

它将手一伸用干枯的嘴吐出“进站了就,不准出去!” 他们回到刚才的位置,焦头烂额的想着办法出去。

陈欣拿出手机继续的读道,“那年人们在候车厅等待午夜的火车,一列回家的火车,耐事与愿违就在火车进站的前几分钟,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火烧尽了他们回家的路,当火车急速行驶过去,他们的哀嚎听过的人至今想起还心有于悸”。

陈欣屏住气息将它读完,然后又把事情的经过说给他们听。

王翠翠说道:“我刚才去买车票,就听到售票人说了两遍家字,它们是不是也不想让我们回家啊”。

此言一出他们内部出现了骚动。

“都怪你,本说好的徒步旅行,非半路打退堂鼓,这下好了去你的鬼家吧”小岳冲着张龙讲去。

“谁叫你们跟来的,等车经过我跳上火车就离开了,省的你们累赘”。

“你讲话别想逃避责任,如果不是你我们早到目的地了,还能在这受腌臜气”。

“不要争吵了,我们该想办法离开这里”林雪道。

“是啊”陈欣应了声。

“还有半小时火车就经过这里,如果火车速度不是很快我们就可以扒火车离开”张龙又转过身对陈欣说道:“想离开这里,就跟我走”。

车站里死一样的寂静,突然走进来一个卖食物的,里面有花生、瓜子什么的。

它走到王翠翠跟前。

“买花生吗,便宜的话说”。

王翠翠狠命的摇着头。

“买点吧,快没时间了”。

“我买,我全要多少钱”。

说着小岳把钱都给了它。

时间分分流逝还不见他们。

“我们怎么才能让火车降下速度呢”。

“你傻啊,火车又不是汽车招手就停车,根我走沿着铁轨不久就到车站了”。

“为什么,不让他们和我们一起走呢”。

“如果那些东西发现我们不见了,我们一个人都逃不了”。

陈欣默默的跟在张龙身后离开了。

“妈的,他们不是跑了吧”小岳等的不耐烦说道。

“怎么会呢我们可是发小啊”林雪道。

看时间车就要进站了小岳说道:“行李都不要了等车来,王翠翠你跑在前头,我扶林雪在后面,我们扒火车离开这里,如果火车没减速就听天由命了。

他们正在准备等火车来。

突然一声响大火从门外扑进来,只见那些人像演绎死亡的演员,倒在火海里。

就在他门跑向站台时,一团大火把他们围住,他们顺势到了下来。

汽笛声响起火车急切的离开了,小岳在火车离开的瞬间流了一滴泪便闭上了双眼。

相关阅读

五人墓----------------

五人墓----------------??? 涉阴宿舍。??? 这天凌晨,程浩然又被尿憋醒了,这已经是这周的第三次了。他去完厕所回到寝室后,先是

上周去东营参加朋友婚礼,晚上12:30多点到汽车站,

[cp]上周去东营参加朋友婚礼,晚上12:30多点到汽车站,然后住了旁边朋友给订的宾馆。大床房,6楼,离电梯十多米(隔2个房间)。简单洗漱后,看

月台。因工作关系,需要经常到处出差,车站

月台。因工作关系,需要经常到处出差,车站成了我经常出入的地方,又因为业务关系要经常到各地市的县里,说实话出差我不是太喜欢做火车,咱

分享那年,我去滇东北采访,我来到昆明长途汽车站,去

分享那年,我去滇东北采访,我来到昆明长途汽车站,去昭通方向的入口处已排起了长龙。此时,第二班车已经上客了。突然,从车厢里传出一个小

我亲身经历,有一次天刚刚暗下来,我乘坐公交车站在司机边

我亲身经历,有一次天刚刚暗下来,我乘坐公交车站在司机边上的位置,到一个站准备进站时,我看到一戴斗笠背着个包袱微驼背的老头从车前慢

分享到:
发表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 匿名

栏目导航

推荐阅读

热门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