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?>?探索发现

我小时候一直是在乡下奶奶家住的,有一段时间我身上总是有抓痕,

时间:2019-01-28 21:50:00来源:探索发现 作者:无形小编 阅读:80次
 

两岁儿子跟着奶奶在乡下

我小时候一直是在乡下奶奶家住的,有一段时间我身上总是有抓痕,而且位置都是我自己碰不到的位置,很整齐的三道很长的抓痕,隔一段时间就会有,当时年纪小,也没当回事......可没想到,那年冬天大雪,我妈上山套野鸡,三天都没回家,被人找到的时候,已经死在了山上的雪地里,身上衣服被撕的稀烂,翻着白眼,身上血淋淋的一片,十几只山里的赤毛狐狸就不怀好意围着我妈转,身上都染着我妈的血,见生人来了,那群畜生一哄而散,而那些将我妈从山上抬回来的人说,是山上的胡皮子把我娘给糟蹋死的。

我妈死的时候我还小,根本就不懂全家死绝是什么概念,我妈的尸体抬回来后,家里人给我妈办丧事,因为死的不光彩,家里也没钱,就简简单单的给我妈买了口薄棺材,把我妈埋在了我家屋后的山岭里。

没想到的是,我妈的死只是一个开端,更可怕的时期还在后面……。

我妈下葬完的当天晚上,爷爷去棺材铺还棺材钱,晚上没回来。

家里就剩下我爸一个男人,还有我和奶奶。

我爸是我爷爷的唯一独子,小时候发烧烧坏了脑子,脑子有点不灵光,家里人凑钱,才买了我妈这个如花似玉的媳妇,可结婚四年来,却只生了我一个丫头,于是屯子里的人都说是我爸是个傻子,所以才生不出儿子。

可在今天爷爷不在家的晚上,我看见爸爸向着奶奶的屋里走进去了。

一整个晚上,我爸都没有从奶奶房里出来。

第二天早上,天微微亮,奶奶屋里忽然传来一声凄厉哭嚎声,惊破了天边的鱼肚白。

我起床出来看,只见奶奶手里拿着一把血淋淋的柴刀,发疯似得从房间里冲出来,尖厉的哭着,着向屋外的冰天雪地里跑了出去,满屯子的跑,拉都拉不住,最后吊死在屯口的歪脖子树上。

天大明后,爷爷赶着马车从雪地里回来了,看见奶奶就像是个倒挂的蝙蝠似的,就吊死在屯口的老树上,顿时就大叫了一声,赶紧把我奶奶从树上抱下来,见我在奶奶身边守着,就大声的问我爹呢?“我爸在你屋里睡觉呢。

”我回答了一句爷爷。

爷爷带着我赶紧回家,一掀开盖在我爸身上的老棉被,一股狐狸的骚气冲鼻,只见被窝里全都是血,我爸早已经死透了。

爷爷看见这场景,一时间连气喘不过来,忽然间又哭又是笑,疯疯癫癫起来,跟奶奶一样,向着屋外跑出去,一边跑一边嘴里咒骂着一些歹毒的话:“你们山上那群畜生,还想做什么神仙,我要剥了你们这些畜生的皮,把你们丢进粪坑里,让你们遗臭万年!做你们的狗屁神仙!”而爷爷这一出去,就再也没有回来过。

等屯子里的人发现爷爷之后,已经是在傍晚了,他被淹死在屯子里厕所后面的粪坑里,身上的皮被剥了个一干二净,粪坑周边的雪地上,一片密密麻麻的狐狸脚印。

全家死的就剩下我一个,整个屯的人都知道是我家是遭了报应,山上胡皮子下来报仇了,吓得屯子里没有一个人敢给我家人收尸,后来只有一个姓胡的老太,见我一个人哭,就过来跟我说:“秀秀,你爷爷罪大滔天,放火烧山,烧死了山上胡二爷一家老小,现在胡二爷要弄死你全家,为他家人报仇,你在咱们屯里留不住了,我现在叫人送你去市里你远房表姑家里,先留着一条命,但是你记住,十八年后,你一定要回来做个了结,不然,你这辈子的下场,就跟你爷爷一样!”胡老太跟我说着这话,伸手指了下我被淹死在粪坑里的爷爷,然后再叫人把我送离开了韩家屯。

时间飞逝,十八年的时间过去,我如今已经二十一岁,马上大学毕业。

可接受了十几年的无神论教育,也无法将我童年的记忆给冲洗干净,这些记忆,伴随了我十八年。

学校放假的时候,我和照顾了我十几年的表姑商量了一下,决定再回一趟老家韩家屯,毕竟我表姑也怕我不履行若言,连累她们一家,也遭到可怕的报复。

时隔十八年,我几经周转回到这个偏远的小山屯里的时候,已经是傍晚了。

月亮东升,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就站在黑乎乎屯口边上,见到了我就说:“我等了你十八年了,没想到你还敢回来送死?!”这男人打扮的普通,二十六七岁,血气方刚的年纪,一双狐狸媚眼,粉白脸膛长得挺美,只是他的那双眼睛,此时正不怀好意的上下打量着我看,似笑非笑,神情像极了山上的那群修炼的畜生。

“你是谁?”我有些警惕的问这男人。

男人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,而是上下打量我的身体:“胡老太叫我来接你,没想到你长得,就跟你十八年前死的娘一模一样。

”这男人说话十分轻浮,又没丝毫禁忌,说完后再扫了我几眼,然后就转身带我去胡老太家里。

我对这男人有些反感,但也还是跟在他和面走。

到胡老太家后,胡老太正坐在家里的炕头上等我,虽然十八年的时间过去,但是胡老太和我记忆里的音容相貌,一点都没变。

胡老太见这男人带着我过来了,于是便抬起头,问这男人:“胡老二,今天老韩头的孙女回来,就是为了来跟你了结十八年前的孽事,你有什么条件,就尽管说,我来给你们做公证人。

”十八年前,我爷爷放火烧山,烧到了山上的狐狸洞,把一窝狐狸都给烧死了,因此才跟那群畜生结下怨恨,现在这胡老太要我跟这个男的做个了结,难不成这男的就是当初胡老太口中所说的害死我全家的胡皮子?胡皮子变成人,我还是第一次见,浑身上下,除了外貌上生的得狐媚俊美,根本与我们正常人毫无区别。

“胡老太,看我们之间也有点亲戚关系的份上,给你点面子,想让我放过她也不是这么难,我胡家的子子孙孙,都让老韩头一把火烧死了,只要你把他孙女嫁给我,给我当牛做马,为我胡家添丁传后,兴旺香火,我就留下她这条贱命!”他这是要让我给一只杀我全家的畜生传宗接代?我顿时就有些不乐意,可这胡皮子歹毒,害我全家,若是我不同意,恐怕就只有死路一条。

我转头看向胡老太,把希望寄托在胡老太身上,希望她能帮我。

可胡老太此时尽管她脸上露出不情愿的表情,但似乎也没了别的什么办法,转头看向我,对我说:“秀秀,当初是你爷爷犯错在先,这胡老二方圆几百里内也没谁敢惹,你嫁给他还有条活路,要是不愿意,我这个老太太,也救不了你了。

”连胡老太都没有啥办法,我还能怎么办?我抬眼看了这男人一眼,可能我知道他是胡皮子变得,连看都有点害怕看,这能活着,谁又愿意去死,于是我就回答胡老太说:“只要不害我,我愿意嫁给他。

”见我答应了,这男的这才又冷笑了一声,向我走了过来,伸手往我屁股上拍了一下,阴笑着对我说了一句:“既然同意了,那我们今晚就入洞房,你要是生不下胡家的种,你的下场,就跟你娘一样。

”》继续阅读《看更多精彩内容点击这里哦!温馨提示:喜欢这篇文章,点击右上角心形,收藏后便于下次阅读哦!

相关阅读

现在真的是有很多故事都讲不清楚,不知道真的有鬼还是没

现在真的是有很多故事都讲不清楚,不知道真的有鬼还是没有呢,反正我现在晚上都不出去。他们说晚上有很多东西,那真的很可怕的。反正有

讲一件我自己亲身经历的bet36投注备用官网_bet36备用手机版_bet36中国网站事件,我小时候在乡下姥姥家

讲一件我自己亲身经历的bet36投注备用官网_bet36备用手机版_bet36中国网站事件,我小时候在乡下姥姥家待过一段时间,那时候跟我挺好的小伙伴她奶奶死了,刚过完头七,我就跟往常一样上

原创。都说男人好色是英雄本色。但是有的时

原创。都说男人好色是英雄本色。但是有的时候,男人好色也会成为他的催命符。因为举头三尺有神明,不管是神明还是鬼魂,你都是惹不起的

不可思议的梦境,继续坚持下去加油大家多多关照每天都是

不可思议的梦境,继续坚持下去加油大家多多关照每天都是有好运气。

世上最好的缘,便是有个聊得来的伴,永远不嫌你的话多,不厌

世上最好的缘,便是有个聊得来的伴,永远不嫌你的话多,不厌其烦且久处不厌,永远会陪在身边,念你冷暖,且懂你悲欢。

分享到:
发表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 匿名

栏目导航

推荐阅读

热门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