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?>?未解之谜

走廊上的恐怖回声。还有不到一个月就要高考

时间:2019-01-28 18:50:00来源:未解之谜 作者:无形小编 阅读:78次
 

回声走廊

走廊上的恐怖回声。

还有不到一个月就要高考了,时间对于吴尉来说,比金子还要珍贵,如果不是还要睡觉,他真想一天二十四小时都泡在教室里。

?“吴尉,很晚了,回去睡觉吧。

“同桌张爽见他整天要忙到十一点才回宿舍,有点担心地说。

?“唔.....现在几点了?“吴尉头也没抬,手中的笔还在纸面上飞舞着。

“都快十点了,身体可是革命的本钱哪,复习也不差这一会儿。

“张爽说着,一边把书桌收拾干净。

?“你先回去吧,我想再学一会儿。

“?“好吧,i服了you。

“张爽古怪地微笑着,然后走出教室。

吴尉揉揉眼皮,忽然抬头看了看四周,还有两名女生也和他一样在认真学习。

不知不觉,已经十一点了,吴尉累坏了,抬起头,伸了一个长长的懒腰,不由自主地张开大嘴打了个哈欠。

刚才那道物理题把他折磨得够戗。

这时他环顾了一下,整个教室里只剩下他一个人,连那两个女生什么时候走的他都不知道。

他看看表,该撤退了,他把书和复习资料像城墙一样码在书桌前沿,然后走出教室。

此时,走廊里空无一人。

整栋楼里,现在也许只有我一个人吧。

吴尉想,脑子里不禁有些浮想联翩。

忽然,他站住了,警觉地观察着四周。

因为除了他以外,隐隐还有另一个人的脚步声,“踏踏踏“,声音缓慢而沉重。

吴尉惊恐地注视着前面,空荡荡的没有什么,他猛地回头,仍旧无人。

与此同时,那奇怪的声音也随着他的站住而消失了。

会不会是回声呢?吴尉又一想,走廊并不太长呀。

可是不是回声又会是谁呢?他又试探性地向前走出三步,停了下来。

“踏踏踏“,同样的声音紧随其后,就像有一个无形的影子,紧紧地跟在他的后面。

吴尉再次回头,还是什么也没有,那回声仿佛就在离他不远的地方,变幻莫测,让他辨不清方向。

?吴尉这一次向前走出四步,回声仍旧是四下,像敲击在他的心口一样。

这一次,他真的害怕了,恐惧地四下里看看,浑身像被冷水泼过一样冷。

?突然,走廊尽头好像出现了一个人影,朦朦胧胧的样子,可吴尉还是一眼就看出了,那是赵明。

这怎么可能?他惶乱地再用力眨眨眼,哪里还有人的影子。

?吴尉怔住了,立刻像头猎豹一样,不顾一切地冲下楼梯,一口气跑回宿舍。

“啊!有鬼!“?一回到宿舍,吴尉就大声叫起来,脸色煞白。

寝室里立刻炸开了窝,人们七嘴八舌围上来。

“吴尉,哪里有鬼呀?“张爽走进宿舍,笑眯眯地问。

吴尉还没有缓过劲儿来,上气不接下气地说:“走廊里走廊里有鬼!““呵呵,真的假的,眼花了吧?“其他人嘲笑起来。

吴尉一本正经地说:“真的!不信你们你们可以去听听。

““听什么呀!是女鬼吗?哈“张爽一阵坏笑。

?“走廊里真的有回声,我走几步就能听见几步!不信你们可以去看看呀!“吴尉大声说,急得脸色通红。

?“算了算了,都几点了,睡觉吧,要试明天再试吧。

“张爽上了床,倒头便睡。

有人开始窃窃私语,不时笑出声来,都在嘲笑吴尉的胆小无知。

吴尉躺在床上,心里总觉得不是个滋味,不过想想也是,除非亲眼所见,否则谁会相信他的鬼话呢?第二天的晚自习,吴尉想早一点回宿舍,忽然想起昨晚的事情,于是又有意地熬到十一点多。

等他刚走出教室,走廊的窗外忽然吹进一阵冷风。

六月的天,怎么跟秋天似的。

吴尉心里抱怨着,抱紧了臂膀,有意慢步向楼梯口走去,仔细听着周围的声响。

教室里的灯光,透过窗户投在走廊里,如在水下一样,显得幽深而迷离。

吴尉望着长长的走廊,忽然站住了,眼前的情景是多么熟悉呀。

一年前的医院走廊里,护士推着运送尸体的担架车,神色木然地缓缓经过,那时,他就站在走廊上,目送着赵明的远去。

他有些莫名的恐慌,好像刚刚就有一辆担架车经过,空气中似乎也多了一些消毒液的味道。

那不是我的错啊!吴尉的脸上忽然显出恐怖的表情,额头上也布满了汗水。

那是一年前的一天,吴尉和赵明一同去书店买书,两人一路打打闹闹,他一不留神,把赵明推到了马路上,正巧一辆飞驰的汽车迎面驶来,在赵明的身上划过一道直线赵明倒在了血泊中,下腹部及下肢被车轮碾压得血肉模糊。

吴尉又惊又吓,头脑一片空白。

虽然吴尉感到非常内疚,可是有些事不可能会牢记一辈子的,赵明的离去带给他的伤痕也已渐渐被岁月所磨平。

可是,今天怎么又想起了从前的事呢?走廊里异常寂静,吴尉慢慢地走着,双眼紧张地注视着前方,好像会从隔壁的教室里突然蹦出一个怪物来。

刚出门口不远,他加重了脚步的力量,走出五步就站住了,然后紧张地听着周围的动静。

“踏踏踏踏踏“,又是五声回响!是赵明吗?吴尉的心随着回声而猛力跳动着,他胆战心惊着又向前走出两步,祈祷不要有声音了。

可是,接下来仍是两声回响。

他张大眼睛,屏住呼吸,紧张地环视着走廊两端,生怕赵明就站在身后,悄悄地伸出双手,扼住他的脖子。

突然,眼前一团白影闪动,吴尉定睛一看,双腿像两条石柱,动也不能动,只是两只胳膊本能地在胸前挥舞着。

那是赵明吗?他不能确定,不过它看起来远比赵明还要可怕。

只见一个满头长发,满面血污的鬼正从楼梯口的方向向他晃来,那鬼青面獠牙,嘴角处涂着模糊的血红色的液体,灯光下闪耀着冷腥的光泽。

吴尉张大眼睛,疯狂地叫着:“不要过来!不要过来!“他想立刻逃离这里,双腿却怎么也不听使唤。

“吴尉,你还我命来“那个鬼摇摇晃晃着向他一步步走来,深沉喑哑的声音回荡在走廊里,连空气仿佛都要结冰。

吴尉觉得脊背一片冰凉,心都快蹦出嗓子眼儿了,语无伦次地说:“不不是“正当吴尉就要瘫倒在地时,那鬼竟然伸手把自己的头扯了下来,他更是吓得魂飞魄散,疯了似的大叫起来。

“哈吴尉,吓坏了吧,你看我是谁。

“竟是张爽!再看他手里拿的,分明是一个恐怖的面具。

“啊张爽,原来是你个臭小子!你竟敢捉弄我!“随着一声叫喊,吴尉突然全身来了精神,也不害怕了,奋力朝张爽冲了过去。

“鬼“反倒被人追赶着跑回了宿舍,还挨了吴尉一顿“毒打“。

经吴尉的“审讯“,张爽“交待“了,回声的确是他搞的鬼。

他看吴尉学习太辛苦,想刺激他一下,让他早点休息。

第三天晚上的十点钟,这一次吴尉和张爽一起出了教室,他们刚走出三步,吴尉便拉住了张爽,神色有些诡异。

“这次不会有回声了。

“张爽刚要笑出来,两人的表情便僵住了,转过头,一同望着身后的走廊。

寂静的走廊里,清晰地传出了三下回声。

“踏踏踏“

相关阅读

订婚一个月后女友悔婚嫁了别人,婚礼上看到新郎,穷小子明

订婚一个月后女友悔婚嫁了别人,婚礼上看到新郎,穷小子明白了大山和玉梅是青梅竹马的一对,两人从小一起长大,两小无猜。慢慢的长大以后

媳妇死而复生,一个月后丈夫变得面黄肌瘦,居然是因为…

媳妇死而复生,一个月后丈夫变得面黄肌瘦,居然是因为… 从前,有个叫张福的人,住在一个山村里,家中只有一个老母。二十岁时,老母给他娶了

我发现一个bet36投注备用官网_bet36备用手机版_bet36中国网站事件无论我一个月赚多少钱我都花的比赚

我发现一个bet36投注备用官网_bet36备用手机版_bet36中国网站事件无论我一个月赚多少钱我都花的比赚得多 ????

我和我对象是异地恋 处了一个月见面 他真的好幼稚 我

我和我对象是异地恋 处了一个月见面 他真的好幼稚 我觉得跟他在一起很累 他做什么事都要带上我 我觉得我很没有自由 他微信可以聊

bet36投注备用官网_bet36备用手机版_bet36中国网站:捡零食袋差点淹死在水潭。高考完了,

bet36投注备用官网_bet36备用手机版_bet36中国网站:捡零食袋差点淹死在水潭。高考完了,和一群同学翻山越岭的去了县城一个村庄看瀑布。瀑布下面有一个水潭,挺深的,可以把人淹没。水

分享到:
发表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 匿名

栏目导航

推荐阅读

热门阅读